www.wjxs.cc不远处六辆豪华奔驰大客车沿着水泥林荫大道疾驰而来,看到哨兵的手势后,司机驾驶着大客车在军营门口缓缓减速。“请进,时速不准超过30公里,请按规定道路行驶!”逐辆检查过"> www.wjxs.cc不远处六辆豪华奔驰大客车沿着水泥林荫大道疾驰而来,看到哨兵的手势后,司机驾驶着大客车在军营门口缓缓减速。“请进,时速不准超过30公里,请按规定道路行驶!”逐辆检查过">

第六百零一节-我会回来的!-剧终(1 / 2)

国破山河在 华表 8112 字 2019-06-27

河北张家口,隶属于北京军区的一处军事基地内外洒扫的干净整洁,军营门口的哨兵挺着胸膛,精神抖擞,握着枪仿佛标枪站一样笔直。www.wjxs.cc

不远处六辆豪华奔驰大客车沿着水泥林荫大道疾驰而来,看到哨兵的手势后,司机驾驶着大客车在军营门口缓缓减速。

“请进,时速不准超过30公里,请按规定道路行驶!”逐辆检查过证件后,哨兵作出了放行的手势。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65集团军师部的军营内迎来了来自清华大学参加入校军训的学子们一部,在军营内的校场上六辆豪华奔驰大客车仿佛也受到了军营整齐纪律的气氛,停地整整齐齐。

嘟!长的哨笛声响起,新入军营的学生们在混乱中,背着自己的行李包开始列队。[

学生们一下车,甚至连随行的老师此刻都必需听从这座军营内安排好的教官的命令,似乎旅途几个小时的长途奔波并没有让初入象牙塔的学子们感到疲乏,军营内的一切仿佛都是新鲜事物使这些学生们产生了异常旺盛的好奇心。

这六辆大客车上下来的,还只不过是清华今年入校新生的一小部分,其他前往另外几个军事基地开展军训的学生们恐怕也和他们一样正在经历最初的适应阶段。

望着这些来自清华大学的一部分学子,军营内指定的十几名教官镇定自若,面表情地发出口令。

“立正!”教官们整齐的大吼!

大学新生们挺胸收腹撅屁股,似模似样的,好歹以前高中初中都经历过军训阶段。

“稍息!”

大学新生们撇开脚。一队是人,一队是各种大小颜色地行李包。

“欢迎大家来到咱们65集团军193师,从现在起,你们的身份不是学生,而是士兵,军营不是游乐场,我会以一个士兵的规范来要求你们,你们有没有信心成为一个合格的士兵?!”教官们声音都是同样铿锵有力。

“有!新生齐声应道。

教官们显然对于带新生的任务驾轻就熟,带着一丝不耐的语气大声道:“什么?我没听见?”。

“有!”新生们更加放大声吼道。

“你们没吃饱饭吗?太小声了!”教官们的下马威激起了新生们的傲气,能进入清华的新生们又哪一个不是尖子中的尖子。

“有!”新生们使足了吃奶地劲儿。声嘶力竭。连老师们也跟着一起吼。

“很好!”教官们地小把戏很有效地激起了新生们的斗志。

源自于军队的简洁干练,教官们简单地交待了军营内的注意事项,就开始带着学生们参观军史馆,参观了解193师上属65集团军的光荣历史。

似乎这一天来注定是军营内客人最多的日子,清华新生们正在教官们的带领下排队进入近两千平方米的军史馆时,又接连几辆高档地轿车驶入了军营。

与之前清华新生们不同的是,军营内有十几名军官列队迎接着从车上下来的人,第一辆车上下来的是一对须发皆白的老夫妇。门刚一打开,从这对老人拉着手互相依靠着下车的动作看,他们已经是相濡以沫经历了不知多少岁月的恩爱夫妻,有两名军官立刻迎上去搀扶着。

后面几辆车上下来的同样是白发苍苍地老人,有男有女,不论有没有驼背,依然从干脆利落的动作在告诉别人,他们似乎依然带着不可磨灭的军人气息。

随后。不断有汽车驶了进来,将不大的停车场挤得满当当的。[

“你这老家伙,还没挺尸

“你没去见马克思,我怎么可能比你先走一步!”

“嗨!多少年没见了!听人说,你在朝鲜地时候。被炮削了小鸡鸡!现在应该叫你公公了吧!”

“我呸呸呸!什么话啊!我孙子现在都老大不小了,哪个混小子给我造得谣,我非毙了他不可,朝鲜战场上,我肚皮只不过挨了一片炮皮子就传得这么缺德。那次差点儿没要了我的命。伤养好后这小家伙还不是生龙活虎的?!现在我都俩儿子了!还真是巧了,俺老婆还是叫杨妮!比那个假的更水灵。当初老庄从东北回来的时候,从鬼子731那里救回来地,哈哈,这叫作命中注定。”

“嗬!就你最能啊!要不是当年我级别低,我也整一媳妇儿,比你还早抱孙子!羡慕死你!”

“都几十年了,打跑小鬼子起,咱们就再也见着面,今年要不是老队长,还真凑不起咱们这些人。”

“我说老兄弟!不会就剩下咱们这些人了吧!当年大小仗数都数不清了,我都不知道多少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过。”

“乌鸦嘴!打从老三团起,咱们十二区队就是最强地,装备最好,伤亡率最低,哪个不是百里挑一的人物,哪有那么短命地!不要咱练练,谁输了谁就是小狗,这场子上爬两圈。”

“你们几个瞎说些什么呀!再等等吧,有路远的,要晚点儿到呢,都老胳膊老腿了,还想练?!你以为你是四连长啊!”

这些老人一见面,就像当年激情燃烧的岁月里一样毫忌惮打着招呼,放开了拘束,什么话都敢说,口遮拦地互相抬扛,说着让人心惊肉跳的征战往事。

岁月不饶人,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沧桑,这些老兵在回到曾经的部队时,已经没有了当初的英姿飒爽,只有偶尔言行里会显露他们当年的激情。

等了许久又是一辆轿车缓缓驶来,车门打开。车上摆下了一座轮椅,一个老人颤颤微微地被车上先下来的人抱上了轮椅。其他老人一看到这个坐在轮椅上地老人,立刻冷下了脸。

“你个老东西,逃兵,你还有脸知道回来!滚滚滚!回你的美帝国主义去!看看你这双腿,就是纸醉金迷的报应。”有老兵按奈不住火爆性子。

“怎么啦怎么啦!我也是为了社会主义作贡献,别看我不在队伍里了,对国家的贡献不比你们少到哪里去,要不是当年老大的指点,我一年往祖国能投回几个亿美金吗?就你们几个老光棍汉子除了喊打喊杀。搞搞破坏。还能干些什么有用的事!”轮骑上的老人张口就没显出老态,这张嘴比年轻人还要厉害,寸步不让跟那些个老兵们吵起架来。

老头老太吵架捶胸顿足,横眉竖眼,撸袖子伸腿,张牙舞爪地摆出开练的架式,让那些现役军官们好一阵提心吊胆,好在这些老家伙已经没了打鬼子闹革命时候的精气神。也就是吵吵的劲儿,表面上闹得跟阶级敌人似地,实际上却是雷声大雨点小,也不知道底好地跟亲兄弟似的,让看清楚情况的年轻军官们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