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控制住孙蓉实际上只是白哲计划中的一环,他布局宝白集团以来,利用空中隐形优势对整体大局进行布控,同时开发基因编辑合成龙裔,其最终目的是为了一盘大棋。

而在这盘大棋中,孙蓉便是关键性的一枚棋子,因此不论说什么都要拿下。

不过出于以往对付王令的经验,白哲自然也知晓这个男人没有那么容易对付,故此这一次为了凑足这盘大棋局的棋子,他的每一步都走的异常之谨慎。

无限银河,一片散发着奶白色光芒如同天使羽毛般圣洁的云雾状未知天体内,一道淡淡的人形轮廓出现,绝美的面庞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月光色,雪白晶莹的躯体超凡脱俗,如世外神明。

在他的尾端位置,有一根修长的白色龙尾,挥舞之间漫天星光闪耀,他如众星捧月的明月,尽显空明与绝代风华。

这是白哲现在的样子。

他凭借着自己的执念成为了意识体。

在上一次,他将自己脑补成了金灯和尚的师弟阳双吉。

而这一次,他则是化身成为了万古初期龙族三大领袖之一月光龙……

至高、皎洁、无暇、神圣……

一切圣洁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状态。

白哲没想到自己居然在几番被王令凌辱后,也能达到今天这般地步,成为了万古初期的龙族领袖。

于是他又感觉自己行了。

感觉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感觉自己可以再度向王令……这个屡次将他击败跌入谷底的男人,再度发起冲击。

并且这一次,他充分汲取了前几次的教训,一切已谨慎为主。

只要是能击败王令甚至是对王令有所要挟的计划,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若只是将这姓孙的丫头带走,对他而言,恐怕构不成威胁。”此时,熟悉的声音在白哲身边响起,这是一团紫色的泡沫,闪烁着诡异的光,看上去像是一串漂浮的葡萄,正是继承了旧日支配者中外神道统的坟墓神而今的状态。

“老墓,我知道你在担忧什么。”白哲说道,语气中透着淡然。

龙族与外神之间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按理说绝不可能有这种程度的合作,然而白哲本质上并非龙族中人,而坟墓神在原先也非旧日支配者体系那一脉的。

他们彼此之间都是通过各自的方式取得了万古时期最强的两股派系的力量,同时又是同一个人的“受害者”。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龙族与外神之间,也完全不是没有合作的可能性。

“他明显不喜欢这丫头,就算这丫头真的死了,内心也不会起半点波澜。你这样动手,不如多摧毁几家零食铺子……”坟墓神提议道。

“我自有我的办法。”

白哲轻笑,他透着月光色的轮廓超凡脱俗:“所以这一次,我所并不仅仅只针对他。所有与他有关的人,我都会将他们活捉,作为棋子……”

“原来如此。不过他并不好对付。他妹妹也是如此。”

“这一次,我有足够的自信。”白哲笑起来:“我已迫不及待看到他,戴上那张痛苦面具的样子了……”

……

几乎是同一时刻,净泽和厌?接受到了集团那边下达的最新指令。

那是一份名单,对他们的要求是必须依照名单上的次序逐一对名单上的人员进行活捉,一个都不能放过。

而在这份长长的名单上,净泽将目光落在了最后的那个名字上。

厌?舔了口甜筒,粉扑扑的小舌头沾着奶白色的雪糕,让人浮想联翩:“唔,你在想什么?这个叫王暖的人,名字有什么奇怪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