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李洁的要求(2 / 2)

最后赢家 王浩 0 字 2019-07-27

俗话说,温饱思淫~欲!

不用再担心经济问题的自己,突然非常想找个女人,然后跟她上~床,把自己这个处男的身份解决掉,但是李洁说要给十万块钱买自己的第一次,这令我十分的郁闷,心里想着,你要买现在就买,无限期的买下去,老子不憋死啊!

在公园里越想越生气,于是转身朝着玫瑰苑小区走去,回到家之后,发现李洁正在客厅里看电视,于是我便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有事?”她抬头看了我一眼,问道。

“那个……我……你……”本来在外边想好了的话,到了她面前,自己却紧张的结结巴巴说不清楚。

“你一个大学本科生,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吗?”李洁眉头微皱,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在你面前有点紧张。”我尴尬的说道。

“紧张?我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人,有什么事,说吧,下午我还有一个聚会。”

“那个,上午的时候,你说要花十万块钱买我的处、处男……”自己话还没有说完,李洁便开口讲道:“钱啊,我叫人一会打给你,放心好了,还有别的事吗?”

“不是,我想问问你买多久?”我说。

“什么意思?”

“我想找个女朋友。”最后一咬牙,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样啊!”李洁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稍倾,她开口说道:“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如果我还没有用上你的处男,那你就可以找女朋友了,但是在这之前,你必须保证自己的处男之身,如何?”

“嗯!”我点了点头,因为自己根本没有跟她讨价还价的余地。

我不知道她买自己的处男干什么,本来以为她想跟自己发生一点关系,可是通过刚才的谈话,我算是看出来了,她对自己的处男身份一点没有兴趣,好像另有别的安排。

下午的时候,李洁穿了一条运动短裙,露出两条光滑洁白的大腿,让我一阵心猿意马,上身是运动小背心,头上戴着白色的遮阳帽,脚上是白色短袜加红色运动鞋,拿着网球拍离开了。

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想象着如果自己能把她压在身下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感觉,不过下一秒,立刻便清醒了过来,李洁可是江副市长的女人,自己敢有一点歪想法,下场绝对会很惨。

日子就这么平淡无奇的过着,我每天除了吃饭,就是在公园里瞎溜达,其间倒是跟李洁出去参加过二场宴会,为此她给自己订做了二套高档西装,还买了一块几万块钱的手表,并且还以二万元的价格在市政府给自己买了一辆淘汰下来的半旧奥迪车,挂得是国土局的牌照,油钱、维修费、保养费还可以把发票给她报销,简直不要太爽。

这段时间,江副市长经常来家里,基本上都是晚上八点钟左右过来,然后李洁会让我先出去,十二点过后再回来,说是要跟江副市长谈工作,如果不是结婚那天亲眼撞见了他们两个人的好事,自己绝对不会往那方面想。

我不会让李洁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了她跟江副市长的奸情,于是每次都露出一脸懵懂的表情,非常配合的离开家,然后去附近的商场转上一圈,或者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要么就开着车去江边兜风,总之,有了钱有了车之后,自己的生活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开着奥迪车,一身合体的高档订制西装,外加一块几万块钱的名表,这套行头穿出去,没有人再敢小看自己。在陈记粥铺喝粥的时候,那名长得最漂亮的服务员小芹,以前根本不搭理自己,现在却一口一个浩哥的叫着,还问自己为什么不约她出去玩?

说起这陈记粥铺,自己认识李洁之前就经常在这里喝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小芹,小芹长得虽然没有李洁漂亮,气质更没法比,但是也算清秀,在陈记粥铺五名女服务员之中,是最好看的一个。

当时自己对她一见钟情,本来以为凭大学生的身份还追不到她一个打工妹?但是现实却给了自己一记耳光,约了她十几次,没有一次成功,于是自己便死了心。

现在看到自己开上了车,穿着高档的订做西服,戴着几万块钱的名表,竟然主动想跟自己出去玩,看她那个样子,就是带着去开~房也会乐意,如果自己不是跟李洁有三个月之约,肯定会立刻带着小芹出去开~房。

“这么好一个摆脱处男的机会浪费了,真可惜啊!”我心里一阵郁闷。

凌晨十二点半,我回到了家,朝着鞋柜看了一眼,发现江副市长的鞋子已经没了,证明他已经走了,于是自己才脱鞋走进客厅。

以前每次回来,李洁都已经睡了,这一次,她竟然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我回来,主动打了一声招呼:“回来了。”

“嗯!”我应了一声,心里有点奇怪,以前她根本不会主动跟自己打招呼,今天怎么如此反常,于是心里便加了小心:“难道她发现了什么?不应该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虽然内向,但不是傻瓜,怎么也是大学本科毕业,脑袋够用,只是嘴巴有点笨而已。

“王浩,坐下,我有话跟你说。”李洁对我招了招手,让我坐在她身边。

他穿着丝绸睡衣,裸露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坐下的时候,我能隐隐约约看到她两条雪白大腿之间黑色的蕾~丝内裤。

虽然已经见过几次,但是每一次看见,自己仍然会立刻产生反应,下面支起了帐篷。

我坐在了李洁旁边的沙发上。

“王浩,还记得我们两人的三个月之约吗?”

“嗯!”我点了点头。

“现在到实现约定的时候了。”李洁说。

听到她这样说,我的心跳瞬间加速,暗道:“难道今晚可以跟她……”